宁安icey

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

【逃逸】Marlboro

 |原本就一无所有,才会幻想它是白鸽

飞到渴望的尽头,坠落在无名的山丘

荆棘长满了心口,也堵不住爱往外涌|

 

001.

万宝路的烟气照例粗犷,半支烟尽,他用虎牙磨碎爆珠。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,拒人于千里外的冷淡,眼角向下垂出一个淡淡的弧度。


房间里很静,牙齿间摩擦的声音清晰可闻,烟灰直直坠落到他手上,应该是灼烫的,他却面不改色地接住,两根指头揉住搓了起来,食指与中指染上淡淡的灰色。


明黄的烟灰下坠的时候会折出淡蓝色的心事,他用烟拖延时间,硬是叼着烟背对着那人耗过了十分钟,却在那人一声轻轻的嘶声后立刻扭过身,眼底是无可掩饰的关切。


对话还是硬邦邦得无懈可击。


“是疼吗?”“有一些,也还好。”

“要……涂药吗?”“有药吗?”

“没有。”“算了。”


重又陷入尴尬的沉默,他突然生起一阵愧疚,贴近那人急切地解释:“那我去买?”这份辩解无力又勉强,甚至连发起人都不知从何而起。


理所当然地,毛不易不置可否地闷哼一声,看着廖俊涛手足无措地站起来又坐回去,下意识地开始揉搓下一支烟,陡然从这份难堪的境地里品出一丝酸涩,是走投无路的一点心凉。


他默默地想,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,明明当初那么好。我和他。

 

 

002.

 

“我也要吃糖。”毛不易凑近他的肩膀,半挂在他身上撒娇。


廖俊涛把棒棒糖抵到另一边:“我包里还有,等会给你。”


“我不,”他的脸上现出孩子气的一点执拗,行云流水地揪住对方嘴里叼着的糖,试探性地扯了扯。廖俊涛无奈,松了牙关,任由对方笑眯了眼顺手把糖塞进自己嘴里。


几乎想摸摸他的头了。廖俊涛垂下眼睛想,碍于在机场,只好作罢。


“是葡萄味的吗?”“是啊,吃不出来嘛?”


毛不易笑了一下,有一点不好意思:“还有你的味道。”


他真的长大了,连这种油腻的话说来都款款大方,廖俊涛不自觉地望着他的眼睛笑了一下。是与有荣焉又有求必应的笑容。


笑意过分温柔,偷偷缩在一旁拍摄的粉丝都惊得无声尖叫起来。


廖俊涛还是没忍住拍了毛不易的头一下,在坐定之后。


得到对方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:“干嘛拍我?”

“手痒,”他施施然地回答,很挑衅地回望回去:“不允许啊?”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想起来会继续往下写,写得很不好,属于强行找灵感,大家海涵。

我的本意是写一段床,然后发现有些跑偏,床好像进行不下去【

标题就是万宝路的英文,Marlboro是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的缩写,我喜欢的翻译是‘人因浪漫而相爱。

喜欢万宝路薄荷双爆,虽然没抽过QAQ

文里有很多强差人意的成语使用是因为我在肝语文试卷

还是希望大家能眼熟我一波(*^▽^*)

想起新的梗了会继续往下补der

Thanks♪(・ω・)ノ




评论(3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