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安icey

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

【中篇】逆转(二)

私设如山,第一次写巨胖,ooc预警。


翌日一早便有人来敲门,他在岭南过得自在,既无日日的早课晚课,亦不去守那些戒律,把自小养成的习惯丢了个干净,卯时被忍无可忍的管家叫醒:“法师,接您的车马快来了。”

 

他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,提起床尾的十九条衣披上,他当初被清扫出寺流放时,师兄弟都不敢来送他,只有垂暮的师傅,默默地把这身极贵重的僧伽服放到他包裹,却一眼都不看他,一句临别的话都不叮嘱。

 

他胡乱地擦了把脸,便跟着管家上车了。从里坊驶出后又拐了几个弯,从平康坊驶过东市,最后缓缓停在胜业坊前,他抬头一看府匾,心下一震,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对来人露出一个笑容,扳着佛珠还了一礼。

 

“法师快请进,老夫人久盼大师到来。我家老爷还在朝上,夫人久病不便迎接法师,失礼了。”

“贸然上府叨扰,是小僧厚颜。哪里配让贵人迎接。”

 

几句客套虚伪后他也未见到据说久盼他的老夫人,而是被带到后院。耳房外站着年迈的庶仆,眼花心亮,三两句解释了少爷的病情。


他心下了然,偏头低声询问:“少爷是在此间房内?”

见对方点头,他便慢慢地推开楠木落地隔窗,谨慎地跨进门。

无怪他谨慎,偌大殿内竟几乎是一丝光线也无。


他接过庶仆递上的提灯,试探性地走进室内。

少年趴在书案上,一件薄薄的披风罩着同样单薄的脊背,他闻到若有似无的桃花气息,随着少年直起身子的动作愈变愈浓,他晃了一刻的神,默默地收回目光。

 

“是哪位法师?”“法号弥渡。”

毛不易在沉默里审视少年,他见多宦族世家的公子,无不志得意满。

即使实际上并不那么得意,人前也要装出春风得意。

 

少年似是一口气没缓过来,捂着嘴咳嗽了起来。

他咳嗽的方式异于常人,全身都在剧烈抖动,看去分外可怜。

 

毛不易鬼使神差地抚上少年的肩背,少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眼里含着流动的泪光,明亮而脆弱,和咳嗽同频抖动着,迟迟不肯坠落。

 

少年觉出他动作里温情的怜悯,曾经的他大概会有些怒气。现在却挤出一个笑,明明是少年的脸庞,笑容里却满是看破世事的苍凉与寡淡。

 

他放下掩在唇边的拳头:“钟易轩,幸会弥渡法师。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找资料找得要死掉

僧人毛不易x小少爷钟易轩

伏笔很多,后文会慢慢揭晓

希望大家喜欢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Thanks♪(・ω・)ノ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