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安icey

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

【毛桃/逃逸】一语成谶(贼鸡儿短)

【“毛不易?”

“恩?”

“我真的想带你去孤岛啊。”】


    廖俊涛难得起得比毛不易早,他睡床的外侧,本想先下床叫个外卖,却被半梦半醒间的毛不易一个大鹏展翅揽个满怀。

    他刚连轴转地赶了四天的工,廖俊涛怕吵醒他,谨慎地观察了对方的神情。万幸没醒,廖俊涛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最近在家里弹弹吉他,写写新歌,闲得出蘑菇,又因为死活吃不到鸡,一怒之下卸载游戏之后连夜都不熬了,作息过分规律,现下死活睡不回去,又被毛不易抱个结实,只好盯着对方发呆。

    年后月半肿了一圈的脸慢慢瘦了回去,下颌线条分明又好看,额前的碎发乱乱地炸起来,他看得入神,笑笑地凑过去亲了他额头一记,毛不易的假寐到这里也是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见他终于醒了,廖俊涛的动作无形间就放开了许多,毛不易伸手揉眼睛,嗓音里有半醒的沙:“干嘛啊,大早上的……”廖俊涛的手一边往下探,一边笑他:“你再装——”

    毛不易撑不住笑了,捏住对方的耳朵揉了两下,两人在这方面竟然也相当默契,相似甚至贯穿到这种细节,除了soulmate想必也是没有别的形容了。

    毛不易慢吞吞地穿好衣服,打开窗户让房间里的气息散得干净些——墙角的空气净化器已经忙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 廖俊涛咕噜咕噜地吐漱口水,毛不易靠在床头翻外卖的可选列表:“早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廖俊涛含糊不清地回应他:“包子?粥?”毛不易突然想到什么,含笑看了他一眼,对方愣了几秒后旋即心领神会,挑了一下眉,得到对方一个更大化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后来好多年,毛不易都靠舔舐回忆里的温情来捱过长长短短的夜,少年不识愁滋味时翻唱过那么多悲伤的老民谣,却不曾想到自己也会成为故事的一员。

   助理推门进来:“毛毛,可以出去了。”他应了一声,时隔五年,他再次把简谱放到诗文旁,再次做相同的开场介绍,取下话筒走上记忆里的舞台。

    只是身边已经没有那是比肩而立的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他又想到当年的那句笑语,对方说时有淡写轻描的神情,他愿意信,但也徒劳无功了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丁点机会的话,他也想跟他去孤岛,用奋不顾身的那一种同意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戛然而止不会再有后续。

最近首页的太太们写得都是刀啊_(:з」∠)_

本小透明不能免俗地跟一波风:)

高考考完回归第一篇。

希望能被喜欢。

Thanks♪(・ω・)ノ





评论(13)

热度(32)